官方微信

TOP

这种美容仪有烫伤风险 市场亟待建立行业标准

2021-07-22 14:14   来源:中国质量万里行   李颖

  用美容仪在过去一年中是直播带货中的爆款产品,与此同时吐槽其温度过高,甚至被烫出泡的案例也并不少见,相关报道也屡见不鲜。

  “美容仪作为新兴家用电子产品,目前品类大致分为四类:光电加热类、通过电离方式导入导出类、促进代谢类、消炎、修复类。”中科院北京中科医疗设备有限公司技术总监、高级工程师李佳明介绍说,射频美容仪属于第一类,因提升紧致效果相对明显而广受消费者青睐。但爆发式增长的背后,行业问题也频频爆出,如多品牌被曝夸大宣传、虚假宣传,包括测评发现的温控不合格问题等,引发消费者的信任危机。

  比较试验显示:最高温度超70℃ 烫伤风险大

  前段时间,中国家电网与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联合开展了家用美容仪比较试验。评测对象为7个品牌的8款射频类家用美容仪(品牌分别是NEWA、AMIRO、雅萌、REFA、Silk’n、TriPol-lar、Comper),样品均是在各大电商平台以普通消费者身份购买。

  据中国检验检疫科学研究院综合检测中心健康家电事业部部长吴承铂介绍,工作人员用琼脂和新鲜猪皮模拟人体皮肤,对样机分别进行了温升测试。“射频美容仪发射出射频能量,通过温度感应器传递到皮肤的真皮层,使真皮层温度达到45~50℃。皮肤胶原纤维在这个温度下收缩,同时刺激胶原蛋白新生,起到紧致皮肤、改善细纹的效果。”吴承铂说,“温度技术(温度感应器)对于射频美容仪来说非常关键,太低没效果,太高易烫伤。”

1

  测试结果显示,初普TriPol-larStopEye美容仪在使用时温度最高,超过了63.7℃,存在很大的烫伤风险。

  为了更精确地模拟人体皮肤,工作人员还将猪皮预热到35℃,对该8款射频美容仪进行了常规条件下的温升测试。测试结果显示,初普TriPolarStopEye美容仪温度仍为最高,4个检测点的温度均超过70℃。

  而记者发现,此前由南方都市报发布的一份9款家用美容仪产品检测报告, TriPollar初普和Me-Smooth等两款产品被检测出存在安全问题,两款产品的工作表面温升超过标准限值,其中TriPollar初普 Stop EYE问题最为突出,其工作金属部件温升实测值最高为49.1K,且不会自动关机,一直工作状态下的表面温度最高可达74.1℃。

  专家观点:46℃以上有可能导致低温烫伤

  据相关专家介绍,当表面温度超过标准限值,46℃以上就有可能导致低温烫伤。初普美容仪TriPollar Stop EYE超过70℃的表面温度,其烫伤隐患可想而知。

  针对测试结果,初普公司公开回应表示,初普TriPolarStopEye美容仪的使用方法是在皮肤上不停地移动,而检测机构的检测方法则不同。

  但吴承铂表示,按《家用和类似用途皮肤美容器》中要求的测试方法是“器具作用到人造皮肤上,达到稳定状态后”检测,并非在皮肤上不停地移动。

  事实上,在微博“网红美容仪致烫伤”话题中,也有众多网友发布了烫伤的案例,一些小红书博主甚至也晒出了烫伤的案例。但针对TriPollar初普美容仪在烫伤方面的问题及舆论,TriPollar初普的态度十分强硬。

  据介绍,低温烫伤是指机体长时间接触温度不太高的热源,致使热量蓄积而导致接触部位皮肤、皮下组织烧伤。一般认为,44℃热源持续接触6小时,可引起皮肤基层细胞不可逆损伤。而70℃热源仅持续接触皮肤1分钟,就可致表皮全层损害。

  专家指出,低温烫伤等创面疼痛感不十分明显,仅在皮肤上出现红肿、水泡、脱皮或发白,面积不大,皮肤表面看上去烫伤不太严重,但严重低温烫伤会造成深部组织坏死,发生溃烂,长时间无法愈合。

  因此,吕雪莲建议,消费者在使用美容仪前,可以先在手臂内侧体验一下,确定无不良反应之后再在脸上用。同时,应该按照说明书的指导使用。

  近百亿蓝海市场亟待建立行业标准

  去年10月,央视新闻频道《每周质量报告》针对市场上10款美容仪进行测评,测评结果显示,市场热销的包括Refa、雅萌Yaman、Notime等6款美容仪存在诸多问题,其中包括美容仪与皮肤接触部分的重金属镍释放量超标、导入导出功能无明显效果、皮肤清洁效果不如手洗、LED光电功能无效等。该新闻报道播出后随即引发巨大关注,微博话题冲上热门,阅读量近8000万。

  在家用美容仪市场上,金稻、佳禾美、SKG、奔腾、曲草堂、notime、DOCO、magitech/美技等国内品牌,与dr.arrivo宙斯、雅萌、Refa、日立、松下、TriPollar初普等国外品牌的强势涌入,中国美容仪器市场的蛋糕很快被做大了。但由于不同品牌的技术、研发水平存在差距,其美容仪在安全性和功效性方面势必体现出不小的差异。

2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的美容需求在逐年增长,微博、小红书等新媒体的崛起也在强化产品的种草效应,超声波导入、光子嫩肤、高周波电疗……融入智能科技后的美容仪已然成为“面子工程”的新刚需。我们甚至会发现,家用美容仪即便频频被爆出质量问题,却依然抵挡不了这一市场的持续扩张。

  尤其是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影响,消费者户外出行受到多重限制,但疫情并未阻碍他们对于美、精致的追求,多种新型居家生活方式兴起。家用美容仪凭借小巧精致、功能多样、黑科技加持等特点成为消费者的居家“新宠”。《2020线上家用美容仪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在对3000名20~49岁女性互联网用户的调研中,59%的女性表示曾经至少使用一种家用美容仪。

  GFK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家用美容仪同比增长20%以上,成为美健(个护)电器品类中的表现突出产品,其中,重要细分领域抗衰类家用美容仪,年复合增长率更是高达33%。

  天猫数据显示,2020年,家用美容仪市场规模60~80亿,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0%。美容仪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吸引了大批企业进入。截止2020年10月,我国范围内关键词包含“美容仪器”的在业、存续企业一共有8.1万家。

  同时京东官方数据显示,2020年“618”期间京东电商2000元以上家用美容仪销售额同比增长近5倍。拼多多近日公布的年货节大数据也显示,洁面仪、美容仪等美容仪品类产品销量同比增长4倍以上。

  可以说,2020年,家用美容仪市场在细分品类市场中走出了一条惊人的上扬曲线。

  家用美容仪器市场的发展趋势不可阻挡,然而,我国在这一领域的监管还未能跟上市场发展的速度。据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我国对于家用美容类电子产品尚无强制标准,已有的《家用和类似用途皮肤美容器国家标准》也只是推荐标准,对行业并不具有强制性,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市场上的鱼龙混杂。

  随着行业的发展,行业标准的缺失也愈发凸显,甚至成为了制约行业发展的瓶颈。家用电子美容仪标准的体系建设迫在眉睫,只有构建完善的中国标准体系,才能保障中国家用电子美容仪市场各参与方行为有据可依。

  同样,在未来的家用美容仪市场上,优胜劣汰趋势也会更加明显,部分品质落后的企业将快速被市场淘汰,而能够在研发技术上持续占据优势,发挥更加强势的品牌效应的企业,将占据发展高地。